艺术观潮网 » 新闻 » 要闻
底特律博物馆藏品或被拿来拍卖还债
时间:2013-08-09 10:32:10,点击:0

美国密歇根州最大城市底特律7月申请破产保护,接下来更富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美国排名第六的博物馆”———底特律艺术博物馆(简称DIA)价值数十亿的艺术藏品有可能被政府拿来拍卖还债。如果拍卖成为现实,那么梵高的《自画像》、罗丹的雕塑《思想者》、安迪·沃霍尔的《自画像》……这些著名艺术品都将走上拍场。这是否是艺术应该承受之重?

  底特律艺术博物馆收藏有梵高的《自画像》、安迪·沃霍尔的《自画像》、迪戈·里维拉得《底特律的工业》、罗丹的雕塑《思考者》……该艺术馆在2004年,其馆藏估价就超过10亿美元,仅梵高的《自画像》就价值超7000万美元(本报曾进行报道)。直到前天,市政府、博物馆、拍卖行等等涉及到此事件的单位和机构仍为这起天价拍卖是否成事纠结不已。近日,成都商报记者专访到底特律艺术博物馆的公共关系经理帕姆·马斯尔,他表示艺术馆的态度是坚决的:不负公众信任,坚决维护馆藏。同时,他还为成都商报读者赏析了部分价值不菲的精彩馆藏艺术品。

  博物馆态度强硬 不负众望,坚决维护馆藏

  公共关系经理帕姆·马斯尔前晚在收到成都商报记者针对此事的采访邮件后回复了一份声明,这份声明之前本报已经做过相关报道,博物馆方面表示要不负公众信任,坚决维护馆藏。同时,帕姆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已宣布密歇根州州长Rick Snyder通过密歇根州紧急贷款委员会任命众达的Kenvyn Orr律师为底特律市的应急财务经理(Kenvyn目前是众达商业破产和重组业务部的合伙人)。“Kenvyn Orr被任命为底特律市应急财务经理之后,我们博物馆方面还未曾与他们取得联系。”

  同时,DIA董事会名誉主席及主要捐献人Richard Manoogian也在邮件中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我认为售卖底特律艺术博物馆的艺术品会使我们丧失长久以来底特律甚至整个密歇根公民,以及所有博物馆捐献者、支持者对我们的信任,并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政府动手 佳士得开始评估馆藏

  8月6日出版的《底特律自由新闻报》报道,底特律市应急财务经理Kenvyn Orr已正式聘请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为属于公众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底特律艺术博物馆的藏品进行评估,Kenvyn方面将会向佳士得支付20万美元,评估计划在10月中旬完成。此消息一出,立即在全美引发更大的争议和反响,一方面,Kenvyn的团队在之前向联邦法院提交的破产申请中表示,没有决定是否变卖艺术品,但现在又开始将艺术品的价值评估推进到实质阶段。前后矛盾让人更加为艺术品的未来担忧。《纽约时报》的说法是,“底特律官方是否会通过售卖艺术品来拯救底特律破产仍然是这个事件中最有争议的问题。”面对质疑,佳士得方面前天解释:“我们希望继续提供积极正面的力量,既保证底特律这座城市的利益,又能保证它的艺术团体。”

  美国专家记者 政府给的压力太大

  在整个城市破产的情况下,底特律艺术博物馆的艺术品是否该面临被拍卖的风险?这是目前最令人关注的问题。对此,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底特律自由新闻报》一直跟踪采访此事的专家记者马克斯·史多瑞克,他表示,尽管目前Kenvyn Orr之前的恢复财政预案并没有要求拍卖藏品(或者要求底特律艺术博物馆贡献资金支援),“但政府给予的压力让艺术品很难保证存放在馆中不动。破产以后,城市的每一处资产都必须被考虑进去。”

  同时,为什么会考虑卖掉DIA的艺术品也是人们关心的,史多瑞克分析说,“底特律城市总体亏欠150亿美元到170亿美元的长期债款。其中一些是拖欠已久的老年退休金和城市工人福利……”目前,这些令谁都眼馋的天价艺术珍品“尽管被非盈利机构底特律艺术博物馆所管理,不过拥有者还是这座城市以及底特律艺术博物馆大楼。”

  全美艺术界震惊 或将成为艺术界大悲剧

  底特律或将拍卖DIA艺术品的消息一经曝光,立刻招致全美艺术界的强烈非议。底特律艺术博物馆的赞助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都加入了反对阵营。纽约大都会博物馆CEO汤玛斯·坎贝尔就表示,“底特律这个令人沮丧的消息无疑会使我们的市民感到愤怒。我们的市民是如此敬仰和热爱底特律艺术博物馆以及它所有的文化传承,他们当然相信这些艺术品是永久的,而不是可随意流动的资产。即使在1975年纽约财政赤字最严重和2008年国家财政全盘崩溃的时候,那些与我们的城市息息相关的珍贵艺术品也从没有被放在拍卖桌上过。”奥克兰市政府执行委员会委员布鲁克斯·帕特森表示,“将这样巨大的艺术资产作为拍卖品来偿还债务是一个大悲剧。”《赫芬顿邮报》则认为,出售DIA的藏品或许是最不划算的决定。

  艺/术

  鉴/赏

  底特律艺术博物馆的藏品到底价值几何,要等到佳士得拍卖行10月中旬的评估报告出炉才能见分晓。但博物馆藏品的这些星光熠熠的名字和厚重的历史意义,从该馆公共关系经理帕姆·马斯尔前晚在邮件里给成都商报读者简述的部分馆藏珍品,即可见一斑。

  老彼得·勃鲁盖尔《婚礼舞蹈》

  1566,木板油画,119.4×157.5cm

  帕姆·马斯尔赏析:勃鲁盖尔生动的油画无疑是一个庆祝的场景,但也隐含警示人们远离酗酒、狂舞。为了使图画和农村的简朴气氛相适应,艺术家有意让所有人物的衣着单调一色,明暗大为淡化,甚至将阴影省略。另外画家构图设色的高超技艺同样惊人,他以从餐桌一端斜向展现纵深的形式把众人围聚就餐的情景表现得条理清晰。

  梵高《自画像》

  1887年,木板油画

  34.9×26.7cm

  帕姆·马斯尔专门为成都商报记者讲述了这幅作品的认证过程:1910年,最先是在巴黎,从收藏家埃米尔·伯纳手中经巴黎一家叫安布瓦斯·沃拉尔的画廊经销,后在柏林,由藏家德国人保罗购买,之后该作品在法国藏家、纽约藏家之间辗转,后由美国艺术协会拍卖,直到1922年1月30日由Reinhardt画廊买到,捐给了底特律艺术博物馆。

  在大多数梵高的自画像中,梵高的形象是比较落魄的,穿着随意,戴着毡帽或者草帽,但也曾经有一度梵高将自己画得像文人和绅士的样子,这些画作主要出现在他刚到巴黎不久。对于穿着随意的自画像,可以看出梵高洒脱和随意的性格,到后期经历过大量的挫折,但渐渐接受了自己身为社会底层的身份。而之前那些绅士气和文人气的画作,则表现出梵高在初到巴黎时对自身社会地位的追求和渴望。

  毕加索《海边浴者》

  (1939年,水粉画,34.9×26.7cm)

  DIA官网赏析:青壮年时期的毕加索对人体的探索激情不变。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毕加索的这类作品以海边浴者的形式表现。他将男女肢体加以分解,以抽象或变形的方式表现,那些圆鼓鼓的雕塑就是画家分解肢体之后的作品。那些变形的脸都变成了身体的另一部分。艺术评论界认为,这些变形的含有情欲的作品是毕加索创作生涯中的一个真正的挑战.

 
打印】【关闭